150-1889-9188

0750-3162271

关联企业的认定案例(广州)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时间:2017-04-17

裁判摘要:本院认为,根据工商登记资料显示,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的负责人与上诉人股东之一的法定代表人为同一人,足以证明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与上诉人为关联企业。被上诉人为证明其入职时间,提供了2004年11月1日其与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以及其代表上诉人与案外人签订的产品责任和技术支持协议等证据证实。二审期间,被上诉人再提供了其在2005年以上诉人职员的名义在有关商家处办理的会员卡,以及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等证据予以证明。而上诉人仅提供社保单等证据,不足以推翻被上诉人提供的上述证据。况且,即使如上诉人所述,被上诉人在2006年8月以前是与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形成劳动关系,但基于被上诉人在2006年8月前已为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及上诉人提供劳动的情况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十条关于“劳动者非因本人原因从原用人单位被安排到新用人单位工作的,劳动者在原用人单位的工作年限合并计算为新用人单位的工作年限。原用人单位已经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的,新用人单位在依法解除、终止劳动合同计算支付经济补偿的工作年限时,不再计算劳动者在原用人单位的工作年限。”的规定,原审法院认定被上诉人入职时间为2003年7月31日,并判决上诉人向被上诉人支付相应的经济补偿金,并无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维持。


广州市恋伊家庭用品制造有限公司与尹毅劳动争议纠纷上诉案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穗中法民一终字第50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广州市恋伊家庭用品制造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焜城。
  委托代理人:罗尧,广东易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黄小娟,广东易恒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尹毅。
  委托代理人:李筱林,广东一粤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广州市恋伊家庭用品制造有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尹毅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14)穗天法民一初字第117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双方有争议的事项为第一项、第四项,其他事项双方无争议。
  (一)入职时间:被上诉人主张其入职时间为2003年7月31日,并提供证据1.工作证,该证正面载明:“leye恋伊”、上诉人全称、被上诉人正面头像照片、被上诉人的姓名、职务(办公室主任)、部门(总经办)、no(0004)、date(2003.7.31);背面主要为加盖了上诉人的公章。证据2.上诉人的企业注册基本资料,该资料载明上诉人于2001年12月18日成立,法定代表人李焜城,股东有2人,其中一人为李焜城,经营范围包括制造、加工、销售:塑料制品、五金制品、家用电器。证据3.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的企业注册基本资料,该资料载明该分公司负责人为李焜城,1999年7月6日成立,2009年7月2日注销,经营范围包括销售:塑料、五金制品、日用电器;产品包装。证据4.印有上诉人和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的被上诉人的名片。证据5.被上诉人与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于2004年11月1日签订的《劳动合同书》,该合同载明双方合同期限为2004年11月1日至2006年12月30日止。
  上诉人对证据1公章的真实性不予确认,其中序号和日期是在小纸条上打印后粘贴上去的;对证据2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对证据3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不具关联性;证据4系伪造;对证据5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予认可。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的入职时间为2006年8月。对于上诉人的上述意见,被上诉人确认工作证是2006年上诉人制作的,序号和日期是上诉人的人事文员在小纸条上打印后粘贴上去的,公章是真实的。
  原审法院认为:被上诉人提交的证据5足以证明其与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自2004年11月1日始存在劳动关系,从证据2、3可以认定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与上诉人系关联公司,结合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的入职时间为2006年8月,上诉人应提供被上诉人的入职申请表等相关证据证明被上诉人的入职时间,但上诉人未能提交,综合本案案情,原审法院采信被上诉人的主张,即被上诉人的入职时间为2003年7月31日。
  (二)工作岗位:办公室主任。
  (三)双方有签订劳动合同:合同时间分别为2011年1月1日-2012年12月31日、2013年1月1日-2013年12月31日。
  (四)被上诉人月工资:合同约定每月正常工作时间工资7260元、职务津贴800元、通讯补贴200元,奖金按公司《奖金发放管理办法》发放。
  被上诉人主张其除合同约定的工资8260元外,每月还有1200元-2160元不等,平均为1534元的绩效奖,还有年终奖5万元。为此,被上诉人提交了其交通银行明细清单,证明上诉人分别于2011年1月28日、2012年1月16日、2013年2月4日发放了上一年度的年终奖5万元、4万元、5万元。该清单还证明被上诉人2013年1月-12月的每月实际到账工资金额为8260元左右。
  原审法院认为:被上诉人主张的每月平均为1534元的绩效奖,被上诉人未能作基础性举证,原审法院不予采信;被上诉人主张的年终奖,从被上诉人提交的银行明细清单可知,上诉人于近3年的年初存在发放了上一年度的年终奖5万元、4万元、5万元的事实,结合劳动合同中有关奖金发放的约定,原审法院认定被上诉人主张的2013年度年终奖的事实应该存在。
  (五)双方解除劳动关系的时间:2013年12月31日。
  (六)双方解除劳动关系的原因:上诉人于2013年12月31日向被上诉人发出《劳动合同终止通知书》,以合同到期不续签为由,通知被上诉人终止劳动关系。
  (七)申请仲裁时间:2014年3月3日。
  (八)被上诉人的仲裁请求:1.支付2013年度年终奖50000元;2.支付2013年1月1日至2013年12月31日期间工资差额13404元;3.支付2013年1月1日至2013年12月31日期间24天休息日加班工资4618元;4.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77826.70元;5.支付代通知金13892.30元;6.补缴2003年8月至2006年7月期间及2009年11月至2013年12月期间的社会保险。
  (九)仲裁结果:1.上诉人支付被上诉人终止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49560元;2.驳回被上诉人的其他仲裁请求。
  (十)诉讼请求:1.上诉人支付拖欠克扣的被上诉人2013年度年终奖50000元;2.上诉人支付克扣的被上诉人2013年工资13404元、加班工资差额4618元;3.上诉人支付非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77826.70元;4.上诉人支付非法解除合同代通知金13891.30元;5.上诉人补缴2003年8月至2006年7月及2009年11月至2013年12月期间的社会保险。
  (十一)需要说明的问题:上诉人提出的两份司法鉴定的申请,原审法院认为鉴定结果不影响本案相关事实的认定,故不予采纳鉴定申请。
  原审法院认为,关于被上诉人主张的2013年度年终奖50000元,原审法院已认定被上诉人主张的2013年度年终奖的事实应该存在,至于具体金额,应由上诉人承担举证责任。但上诉人未对此举证,原审法院结合过往的年终奖金额,采信被上诉人主张的5万元,故上诉人应支付被上诉人2013年度年终奖5万元。关于被上诉人主张的2013年1月1日至2013年12月31日期间工资差额13404元,被上诉人提交的交通银行明细清单证明被上诉人2013年1月-12月的每月实际到账金额为8260元左右,不存在其称的按工资条实际发放工资为每月6143元,故被上诉人的该主张,无事实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关于被上诉人主张的2013年1月1日至2013年12月31日期间24天休息日加班工资4618元,被上诉人未能就其存在加班事实作基础举证,故被上诉人的该主张,无事实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关于被上诉人主张的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77826.70元,上诉人、被上诉人劳动关系的解除是双方劳动合同期限届满而终止,不存在上诉人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事实,故被上诉人的该主张,无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但上诉人依法应支付被上诉人终止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被上诉人的入职时间为2003年7月31日,至2013年12月31日,被上诉人的工作年限已过10年,其劳动关系终止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为(8260元×12个月+5万元)÷12个月=12426.67元,故其经济补偿金为12426.67元×10个月=124266.7元。关于被上诉人主张的代通知金13891.30元,于法无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关于被上诉人主张的补缴社会保险,不属于法院调处范围,被上诉人可向社保机构投诉解决。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五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一)项、第四十六条第(五)项、第四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一、广州市恋伊家庭用品制造有限公司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5日内,向尹毅支付2013年的年终奖50000元;二、广州市恋伊家庭用品制造有限公司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5日内,向尹毅支付终止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为124266.7元;三、驳回尹毅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上述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广州市恋伊家庭用品制造有限公司负担。
  上诉人广州市恋伊家庭用品制造有限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称,一、一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
  1、关于被上诉人入职时间。被上诉人社保单明确记载他在上诉人处入职时间为2006年8月。而且上诉人与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分属两个独立的法律主体,相互间无任何关联,而且经营范围也不一致。法院也没有追加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作为本案第三人就轻易对被上诉人劳动关系起算时间认定为2003年7月31日有所轻率。
  2、被上诉人与其他公司是否存在劳动关系,该劳动关系是否得到补偿,与本案并无牵连关系。而且被上诉人与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是否真实存在的劳动关系,该劳动关系是否得到过补偿,分属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法律主体,一审法院不能超越《公司法》关于“股东以其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公司以其全部资产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的法律条文行使自由裁量权。退一步说,就算被上诉人与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存在的劳动关系,但该诉讼时效早已届满。
  3、年终奖是否存在。被上诉人有可能与公司某位股东关系好,而收到额外的利益输送,这并不能证明上诉人有义务一定要追认这笔债务,因为公司股东私人行为并不能代表公司行为。再退一步说,被上诉人在上诉人处任职办公室主任,秘密窃取公司大量文本材料,如果有对他有利的证据,是肯定会提交的,但被上诉人一直对此问题避而不谈。
  4、被上诉人在一审诉讼请求中并无要求确认与上诉人劳动关系的存续期间为2003年7月31日至2013年12月31日。
  以上,一审法院认定劳动关系起算时间为2003年7月31日和认定年终奖存在有所不妥。
  二、一审判决所依据证据不足和记录不实。
  l、一审法院在证据质证环节存在不严谨不实记录的情况,关于判决书第二页倒数第6行证据3的质证记录为“被告对证据3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不具关联性”,但上诉人曾两次递交书面质证意见(附证一、二)给一审法院,书面明确表示对该份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
  2、一审判决将所有举证责任分配给上诉人是对证据规则的滥用。一审法院一边将所有举证责任分配给上诉人,一边却对上诉人有利的证据“如社保记录等”视而不见。甚至于,在上诉人再三提出自己承担鉴定费用申请要求鉴定的对上诉人是否在2006年8月前有在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工作过的,最关键的一份能够影响法官利用自由心证作出正确裁判依据的证据“产品销售合同及技术支持协议”,一审法院却一再拒绝上诉人的鉴定申请。最后又以上诉人无法举证为由,判决上诉人承担客观事实以外的赔偿补偿义务。
  3、年终奖等举证责任一向是遵守“谁主张,谁举证”原则,上诉人只可能对存在的事实进行举证,怎么可能对不存在的事实承担举证?举证责任分配应该基于公平和诚信。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有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充分错误。上诉人据此提出上诉,请求依法判令:一、撤销广州市天河人民法院(2014)穗天法民一初字第1171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二、上诉人一次性向被上诉人支付终止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49560元:三、一、二审案件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负相。
  被上诉人尹毅答辩称,上诉人上诉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当驳回其上诉请求。1、被上诉人在一审中已申请上诉人提供由上诉人保存的年终奖和绩效奖的记录,但其一直没有提供;2、经济补偿的问题,被上诉人已经提供证据证明其从2003年7月31日到2013年12月31日,工作年限为10年6个月,期间签订了多个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与上诉人是关联公司,根据劳动合同法规定,被上诉人符合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条件,但上诉人拒绝签订,还单方面非法解除双方劳动合同,上诉人应当支付非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一审判决经济补偿金损害了被上诉人的利益。3、上诉人掌握本案的全部资料和文件,被上诉人的工资和年终奖、加班记录等,上诉人拒绝提供证据来反驳被上诉人的主张,其试图掩盖真相。因此,一审判决第一项正确,第二项判决实际上损害了被上诉人的合法权益,应当判决上诉人支付非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应予驳回。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与上诉人的法定代表人相同,是关联公司,且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于2009年注销,上诉人关于两公司不为关联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上诉人主张其在2003年不与被上诉人存在劳动合同,应当举证;本案一审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没有加重上诉人的举证责任,因用人单位作出的辞退等,应由用人单位提供证据证明,关于奖金发放明细表和考勤记录都应由上诉人提供,否则应当承担不利后果;有证据证明一方持有不利其证据的,不提供的应当承担不利后果。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人的全部上诉请求。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二审期间,上诉人向本院提交两份证据:1、原审法院收到当事人材料清单,拟证明上诉人三次提交书面质证意见和鉴定申请书、调查申请书;2、质证意见,拟证明上诉人书面明确表示对证据3(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的营业执照、合同等所有资料)的三性均持异议,并不是一审判决所陈述的上诉人不存在异议;对被上诉人一审提交的产品责任和技术支持协议,上面虽然有被上诉人的签名,但上诉人从来没有见过,且显示为2003年8月14日签署的,有加盖上诉人的公章,该公章为新的,上诉人不认可;被上诉人因上诉人申请司法鉴定会拖延时间而拒绝提供原件进行司法鉴定,请求二审法院对该问题进行鉴定。被上诉人认为,上诉人应提供被上诉人的入职登记表,但其拒绝提供证据来证明,企图掩盖事实真相,仲裁和一审均不同意上诉人的鉴定申请,上诉人须先提供被上诉人的入职登记表。被上诉人当庭提交了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工商登记的材料原件。上诉人认为,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的工商登记材料是在2014年出具的,上诉人对其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对其关联性存在异议,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注册地址与上诉人注册地址不是同一地址,且李焜城只是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的负责人,不是法人代表,该公司与上诉人是两家公司,不存在任何的关联性;被上诉人提交的产品责任和技术支持协议,显示为2008年6月份签署,上诉人从来没有见过,且签名的字迹是新的,从仲裁到一审,被上诉人认为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与上诉人有关联性就是根据这份协议,上诉人对该份协议的合法性、关联性存在异议,对真实性申请鉴定;且被上诉人是担任会计,存在做兼职的行为,其掌握很多企业的信息。
  被上诉人在本院二审期间亦提交了以下证据:1、2004年12月27日、29日的会议记录,会议的主持人为被上诉人,证明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与上诉人为关联公司;2、2003年度亏损确认批复,2004年7月8号由被上诉人签收的,这是可以在税务机关查询到原件。3、被上诉人在2005年用上诉人的工作证办理了麦德龙的会员卡,证明虽然被上诉人是与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但履行的是两家公司的工作。上诉人认为,对会议记录,因没有原件,对证据三性不予确认;第二该份证据是虚构的,2003年年度亏损确认批复书因没有原件,对真实性合法性不予确认,对其关联性,被上诉人证明其在2003、2004、2005年都与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签订劳动合同,这三年与上诉人是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的,尹毅作为会计是可以在多家公司兼职的,仅凭该份证据无法确认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与上诉人存在关联关系;麦德龙的会员卡是随便用名片即可办理,被上诉人已经承认在2003年到2005年与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存在劳动关系,不可能还与上诉人签订了劳动合同。
  本院认为,根据工商登记资料显示,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的负责人与上诉人股东之一的法定代表人为同一人,足以证明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与上诉人为关联企业。被上诉人为证明其入职时间,提供了2004年11月1日其与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以及其代表上诉人与案外人签订的产品责任和技术支持协议等证据证实。二审期间,被上诉人再提供了其在2005年以上诉人职员的名义在有关商家处办理的会员卡,以及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等证据予以证明。而上诉人仅提供社保单等证据,不足以推翻被上诉人提供的上述证据。况且,即使如上诉人所述,被上诉人在2006年8月以前是与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形成劳动关系,但基于被上诉人在2006年8月前已为揭阳市南光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及上诉人提供劳动的情况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十条关于“劳动者非因本人原因从原用人单位被安排到新用人单位工作的,劳动者在原用人单位的工作年限合并计算为新用人单位的工作年限。原用人单位已经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的,新用人单位在依法解除、终止劳动合同计算支付经济补偿的工作年限时,不再计算劳动者在原用人单位的工作年限。”的规定,原审法院认定被上诉人入职时间为2003年7月31日,并判决上诉人向被上诉人支付相应的经济补偿金,并无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维持。上诉人提出对被上诉人提供的产品责任和技术支持协议中被上诉人的签名时间进行司法鉴定,因相关事实已有足够证据证明,上诉人申请鉴定的事项不影响案件事实的认定,故本院对上诉人该项司法鉴定申请,不予支持。
  关于上诉人是否应支付被上诉人2013年年终奖金的问题,原审法院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提交的证据对该部分事实进行了认定,并在此基础上依法作出原审判决,合法合理,且理由阐述充分,本院予以确认。本院审理期间,上诉人既没有新的事实与理由,也未提交新的证据予以佐证自己的主张,故本院认可原审法院对该部分事实的分析认定,即对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至于被上诉人对原审判决提出的异议,因被上诉人没有就此提出上诉,视为是被上诉人对自己合法权利的处分。且原审判决对相关事实的认定和处理,均没有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故对被上诉人提出的异议,本院不予审查。
  综上所述,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广州市恋伊家庭用品制造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瑞晖
  审 判 员 崔利平
  代理审判员 印 强
  二〇一五年三月三日
  书 记 员 吴松泓
  何依然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