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1889-9188

0750-3162271

您现在的位置是:江门劳动法律网>经济补偿>正文

解除满足一定条件的患病职工劳动合同应支付医疗补助费(江门、广州案例)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时间:2017-07-13


裁判摘要:

关于一次性医疗补助金的问题,上诉人上诉援引的《广州市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医疗期管理实施办法》已经失效。原审判决根据《违反和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办法》第六条的规定,支持被上诉人六个月的医疗补助费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并对理由部分不再赘述。


广州华新商贸有限公司与吴访华劳动争议纠纷案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粤01民终1326、1327号


  上诉人[(2016)粤0105民初7128号案原告、(2016)粤0105民初7681号案被告]:广州华新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海珠区。
  法定代表人:冯耀良,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群,该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2016)粤0105民初7128号案被告、(2016)粤0105民初7681号案原告]:吴访华‘‘住湖南省邵东县。
  委托代理人:胡铫祥,广东天穗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广州华新商贸有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吴访华劳动争议纠纷两案,不服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2016)粤0105民初7128、768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两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判决如下:一、广州华新商贸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吴访华支付2015年11月1日至2016年3月17日期间的工资及生活费6970.11元。二、广州华新商贸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吴访华支付医疗补助费11370元。三、广州华新商贸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吴访华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1895元。四、驳回吴访华的其他诉讼请求。五、驳回广州华新商贸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两案受理费20元均由广州华新商贸有限公司负担。广州华新商贸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将其应负担的受理费交纳至本院。
  判后,广州华新商贸有限公司不服该两案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根据关于解答《广州市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医疗期管理实施办法》有关问题的通知(穗劳福[1999]3号)第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普通患病的伤病职工,若病情相对稳定的,不发给一次性医疗补助费。被上诉人没有提交鉴定委员会出具的鉴定意见,且被上诉人提交的诊断意见显示其病情相对稳定。根据上位法优于下位法、后法优于前法的原则,应适用《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的相关规定。因此,我方无须支付医疗补助费;2、我方属于试用期间合法解除劳动关系,不应支付被上诉人经济补偿金。故上诉请求:1、撤销(2016)粤0105民初7128、7681号民事判决第二项,改判上诉人不需支付被上诉人医疗补助费11370元;2、撤销(2016)粤0105民初7128、7681号民事判决第三项,改判上诉人不需支付被上诉人经济补偿金1895元;3、本案诉讼费全部由被上诉人承担。
  吴访华答辩称:同意原审判决,对方上诉请求没有法律依据,请求依法驳回对方上诉请求并速判。
  原审判决查明的事实属实。
  二审另查明,双方在劳动合同中约定了被上诉人的工作是搬运,被上诉人患脊髓炎住院治疗,出院后于2016年1月9日向上诉人书面提交调岗申请,上诉人的主管作出批示“同意,没有合适岗位”。在诉讼中上诉人提出主管没有权利作出审批、应当通过OA系统申请而非纸质申请。
  本院认为:关于解除劳动关系是否合法的问题,因上诉人作为用人单位,对员工有管理的义务,其主管人员应视为用人单位授予部分管理权限的人员。被上诉人患脊髓炎住院,出院后已经
  提出调岗申请,上诉人的主管如果无权审批,应当继续转呈有权审批的部门、人员。如果上诉人认为纸质申请不符合其规范管理要求,则上诉人的主管不应该只在纸质申请书上作出“同意,没有合适岗位”的审批意见,而应该告知被上诉人正确的呈批方式。因上诉人未能举证证实其已经告知被上诉人正确的呈批方式及审批意见,故本院采信被上诉人所主张的书面调岗申请的内容,认定上诉人对被上诉人的调岗申请不予同意。作为用人单位,对于被上诉人患病后是否能继续从事搬运工作,是否符合其试用期录用条件,本可通过对医疗诊断情况进行了解、劳动能力鉴定等方式予以确定,然上诉人在未经鉴定、未对被上诉人的病情、现状、愈后等情况做应有的了解及判断下,于2016年3月11日以被上诉人不符合录用条件解除劳动关系,缺乏事实依据,构成违法解除,应当支付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1895元。因被上诉人未提起上诉,故本院对原审判决上诉人应支付1895元给被上诉人的结果予以维持。
  关于一次性医疗补助金的问题,上诉人上诉援引的《广州市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医疗期管理实施办法》已经失效。原审判决根据《违反和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办法》第六条的规定,支持被上诉人六个月的医疗补助费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并对理由部分不再赘述。
  综上所述,上诉人的上诉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两案二审案件受理费各10元共20元由上诉人广州华新商贸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叶文建
审判员  邹群慧
审判员  陈静
二〇一七年三月十三日
书记员  刘莹莹

 

 

孔东鸿与江门市大长江集团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上诉案

 

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江中法民四终字第41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孔东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江门市大长江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大威,系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龙振军,系广东华法(江门)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邓根满,系广东华法(江门)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孔东鸿因与被上诉人江门市大长江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长江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江门市蓬江区人民法院(2014)江蓬法棠民初字第50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孔东鸿的一审诉讼请求是:1、支付被扣工资25%的额外经济补偿金75元(300元×25%);2、支付未提前一个月通知解除劳动合同的代通知金4269元;3、50%的额外经济补偿金2134.5元(4269×50%=2134.5元);4、6个月的医疗补助费25614元;5、大长江公司为孔东鸿缴纳2013年9月18日至2014年3月26日的社保;6、年终奖2000元;7、入职体检费60元;8、大长江公司为孔东鸿办理失业金手续;9、一个月的经济补偿金4269元;10、未享受医疗期82天的假期工资13463元;11、诉讼费由大长江公司承担。
  原审法院查明:孔东鸿于2013年9月18日入职大长江公司,从事涂装部门抛光工作。双方于2013年9月签订了期限从2013年9月18日起至2016年9月30日止的劳动合同,合同约定孔东鸿的试用期从2013年9月18日起至2014年3月17日止,并约定正常工作时间的工资为每月1150元,试用期正常工作时间的工资为每月1130元。当月工资次月通过银行转账发放,不需要签收。孔东鸿于2013年12月18日转为正式职工。孔东鸿2013年10月至2014年2月期间应发工资分别为:3261.93元、3570.36元、3869.47元、3424.36元、3057.59元,大长江公司于2013年12月向孔东鸿发放了2013年年终奖金323.34元。大长江公司于2014年3月18日作出解除与孔东鸿劳动关系的通知书,并于次日送达,该通知单显示孔东鸿在2014年3月工作中违纪违规被部门通报警告3次以上,且屡教不改为由,按照大长江公司《劳动合同管理制度》解除与孔东鸿的劳动关系,并通知孔东鸿于2014年3月20日办好离职手续。双方均确认双方劳动关系于2014年3月19日解除。
  孔东鸿于2014年4月21日向江门市蓬某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确认双方自2013年9月18日至2014年3月26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并请求支付以下款项:1、2014年2月扣除的工资300元及25%的额外经济补偿金75元合计375元;2、未提前一个月通知解除合同的代通知金4269元;3、一个月的经济补偿金4269元及50%的额外经济补偿金2134.5元,合计6403.5元;4、6个月的医疗补助费25614元;5、医疗期未享用的82天假期工资13463.7元;6、年终奖2400元;7、入职前的体检费用60元;8、2014年2月26日至3月26日拖欠的工资差额1880.6元及25%额外经济补偿金470.15元,合计2350.75元。孔东鸿在仲裁庭审期间,变更第8项仲裁请求中2014年2月26日至3月26日期间的工资差额,仅请求2014年2月26日至同年3月19日的工资差额1208.08元;变更第6项仲裁请求金额仅请求2013年12月26日至2014年3月19日期间的年终奖1100元。该仲裁委员会经审理后,于2014年6月5日作出了蓬某劳某甲字(2014)0848号《仲裁裁决书》,裁决:一、确认孔东鸿与大长江公司在2013年9月18日至2014年3月19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二、大长江公司应在裁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退回在孔东鸿2014年2月工资扣减的绩效奖金300元;三、大长江公司应在裁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支付孔东鸿2014年2月26日至同年3月19日期间的工资差额47.70元。四、大长江公司应在裁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支付孔东鸿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3496.74元;五、驳回孔东鸿要求大长江公司支付6个月的医疗补助金25614元、医疗期内未享用的假期工资13463.7元及退回入职前体检费60元的仲裁请求;六、驳回孔东鸿的其他仲裁请求。其中第二、三、四、六项为终局裁决,第一、五项为非终局裁决,孔东鸿不服上述第四、五、六项裁决,在法定期限内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是劳动争议纠纷。孔东鸿与大长江公司对自2013年9月18日至2014年3月19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大长江公司应向孔东鸿支付2014年2月工资扣减的绩效奖金300元以及2014年2月26日至同年3月19日期间的工资差额47.70元没有异议,原审法院对此予以确认。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孔东鸿的各项诉讼请求应否得到支持。
  一、对于孔东鸿主张的一个月经济补偿金4269元。大长江公司以孔东鸿在2014年3月份工作中违纪违规被部门通报警告3次以上,且屡教不改为由,按《劳动合同管理制度》要求解除与孔东鸿的劳动关系,孔东鸿主张大长江公司是违法解除与其劳动关系,而大长江公司称是合法解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以下简称《劳动合同》)第四十三条“用人单位单方解除劳动合同,应当先将理由通知工会。用人单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或者劳动合同约定的,工会有权要求用人单位纠正,用人单位应当研究工会的意见,并将处理结果书面通知工会”的规定,大长江公司称辞退孔东鸿有告知工会,但大长江公司在仲裁期间经劳动仲裁委责令后却没有提交相关的证据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责任。而大长江公司在诉讼期间提交了该项证据但不能说明未能在仲裁阶段提交该证据的正当理由,原审法院对该项证据不予采纳。因此,原审法院认为大长江公司违反解除劳动合同的法定程序,属于违法解除与孔东鸿的劳动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七条“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应当依照本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的经济补偿标准的二倍向劳动者支付赔偿金”、第四十七条“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本条所称月工资是指劳动者在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七条“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的经济补偿的月工资按照劳动者应得工资计算,包括计时工资或者计件工资以及奖金、津贴和补贴等货币性收入。劳动者在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按照当地最低工资标准计算。劳动者工作不满12个月的,按照实际工作的月数计算平均工资”的规定,孔东鸿仅请求一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属于自行处分诉讼权利的行为,原审法院予以确认。孔东鸿在大长江公司工作年限满6个月以上不满一年,大长江公司应支付孔东鸿1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孔东鸿主张应以4269元/月的工资标准计算经济补偿金,但未能举证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责任,故原审法院采信大长江公司提交的申请人的工资表。经核算,大长江公司应支付孔东鸿经济补偿3469.74元。对于孔东鸿超出此数额部分的诉讼请求的,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二、对于孔东鸿请求的医疗期未享用的82天假期工资13463元及6个月的医疗补助金25416元。孔东鸿称其有皮肤病,大长江公司解除劳动关系时还在医疗期,但孔东鸿并未能提交医院或相关部门出具的需要停止工作治疗休息的证据,孔东鸿提交了2014年4月30日的病历,而双方的劳动关系已于2014年3月19日解除。故孔东鸿请求的医疗期未享受的假期工资13463元缺乏事实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对孔东鸿依据《违反和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办法》第六条请求6个月的医疗补助金25614元,因其未能举证其所患病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其他工作,并且大长江公司也并非因此原因解除与孔东鸿的劳动关系,故对孔东鸿的该项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三、对于孔东鸿请求的2014年2月扣工资300元的25%额外经济补偿金75元、一个月工资4269元经济补偿金的50%额外经济补偿金2134.5元,缺乏法律依据,故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四、对孔东鸿请求的2013年12月26日至2014年3月19日期间的年终奖1100元,孔东鸿称是入职时人事部的员工与其约定每月有年终奖400元,但孔东鸿对其主张未能提交证据予以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责任。且大长江公司提交的《工人年终奖管理规定》第3点、第5.4点表明,年终奖发放对象是当年12月25日在职且已转正的工人,严重违规违纪者或被辞退者不发放年终奖。故孔东鸿的该项请求缺乏事实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五、对于孔东鸿请求退回的入职前的体检费60元,孔东鸿称大长江公司人事部让其体检并把体检的票据给大长江公司报销,大长江公司称只是要求孔东鸿入职前提交身体健康证明,并未承诺可报销体检费。孔东鸿未能对其主张提交证据证明,并且该费用也并非大长江公司直接收取的。孔东鸿的该项请求缺乏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六、对于孔东鸿要求大长江公司支付未提前一个月通知解除劳动合同的代通知金4269元。提前30天通知劳动者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解除劳动合同,是合法解除劳动关系的情形,而上述已认定大长江公司是违法解除与孔东鸿的劳动关系,故对孔东鸿的该项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七、对于孔东鸿要求大长江公司缴纳2013年9月18日至2014年3月26日的社会保险费及为孔东鸿办理失业金手续,该两项请求不作为劳动争议处理,孔东鸿应向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或社会保险费征收机构寻求解决。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条、第三十条、第四十三条、第四十七条、第八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三条,《广东省工资支付条例》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确认孔东鸿与大长江公司在2013年9月18日至2014年3月19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二、大长江公司应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退回孔东鸿2014年2月的工资扣减的绩效奖金300元;三、大长江公司应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支付孔东鸿2014年2月26日至同年3月19日期间的工资差额47.70元;四、大长江公司应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支付孔东鸿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3469.74元;五、驳回孔东鸿其他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5元,由孔东鸿负担。
  上诉人孔东鸿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上诉称:原审法院所查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原审判决违法解除劳动合同不应是补偿一个月,额外的经济补偿是依照《违法和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办法》请求的,孔东鸿所提交的证据(银行转账)显示有年终奖。因此请求:1、一、二审诉讼费由大长江公司承担;2、支付被扣工资25%的额外经济补偿金75元;3、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3868.47×2=7736.94元;4、支付年终奖2000元;5、支付50%的额外经济补偿金2134.5元。
  孔东鸿在二审期间提交以下证据:“2013年12月份的工资明细表”复印件(当庭提交,原件为手机照片)。
  大长江公司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予以维持。1、一、二审诉讼费由法院确定,对孔东鸿上诉提出的第2、5条,没有法律依据,应依法予以驳回;2、关于孔东鸿请求的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7736.94元,该项请求属于变更诉讼请求,应当在原审举证期届满前提出,超过该期限的不能得到支持,而且孔东鸿的月平均工资为3469.4元,因此即使大长江公司存在应当向孔东鸿支付经济补偿金,也应只支付3469.74元;3、关于孔东鸿提出的年终奖2000元,根据大长江公司的《工人年终奖管理规定》的规定,该项请求缺乏事实依据。
  大长江公司在二审期间未提交证据。
  对于孔东鸿二审期间提交的证据,大长江公司认为原审期间对方未提交,无法确定来源,不属于新证据,因此不予质证。
  本院对孔东鸿提供的证据经审查,与原审期间孔东鸿银行卡转账记录及公司所提交工资表相印证,因此,本院确定该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及关联性,认定孔东鸿2013年12月应发工资为3868.47元。
  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基本确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系劳动争议纠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经济审判方式改革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三十五条“第二审案件的审理应当围绕当事人上诉请求的范围进行,当事人没有提出请求的,不予审查”的规定,本院在二审诉讼中仅围绕上诉人的上诉请求进行审查,对于各方当事人均未提出上诉的问题不予审查。
  一、关于孔东鸿要求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7736.94元(3868.47元×2);
  仲裁及原审中孔东鸿所提诉讼请求为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一个月工资,二审中变更诉讼请求为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两个月工资,实质为赔偿金,其所请求金额已超过仲裁及诉讼阶段所请求金额。本院认为,仲裁程序是处理劳动争议案件的前置程序,孔东鸿超出的诉讼请求因未经过仲裁程序的处理,且在原审举证期限前并未提出,故本院不予调整。关于孔东鸿上诉主张其工资为3868.47元。虽然孔东鸿二审期间所提交证据属实,但该工资并非平均月工资,因此对其意见不予采纳,原审法院依据孔东鸿实际工作期间6个足月工资,核定孔东鸿月平均工资为3469.74元,本院予以确认。原审法院认定大长江公司违反解除劳动合同的法定程序,属于违法解除与孔东鸿的劳动关系,鉴于孔东鸿自行处分其权利,根据孔东鸿的诉讼请求判决支持其一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3469.74元,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二、关于孔东鸿要求支付年终奖2000元;
  年终奖金是用人单位根据劳动者的工作绩效和企业的盈亏状况决定,自主确定奖金的考核方式和计发依据,具有激励性质,属于用人单位经营自主权的范围。本案大长江公司就年终奖的计算方式和标准已经在《工人年终奖管理规定》明确约定,孔东鸿入职时已进行员工培训并签字确认,应当知悉相关规定。《工人年终奖管理规定》规定年终奖发放对象是当年12月25日在职且已转正的工人,且严重违规违纪者或被辞退者不发放年终奖;孔东鸿2013年已享受年终奖323.34元,2014年3月19日因违规被公司辞退,该年终奖的发放条件并未成就,因此2014年孔东鸿不应再享受当年年终奖,孔东鸿未能提交有效证据证明2014年大长江公司应当支付其该笔费用。故孔东鸿不应再享受年终奖2000元,原审法院对孔东鸿该项请求不予支持,并无不当,应予维持。
  三、关于孔东鸿请求支付被扣工资25%的额外经济补偿金75元和50%的额外经济补偿金2134.5元;
  孔东鸿依据原劳动部《违反和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办法》(劳部发(1994)481号)第三条“用人单位克扣或者无故拖欠劳动者工资的,以及拒不支付劳动者延长工作时间工资报酬的,除在规定的时间内全额支付劳动者工资报酬外,还需加发相当于工资报酬百分之二十五的经济补偿金”以及第十条“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后,未按规定给予劳动者经济补偿的,除全额发给经济补偿金外,还须按该经济补偿金的百分之五十支付额外经济补偿金”的规定,请求支付被扣工资25%的额外经济补偿金75元和50%的额外经济补偿金。本院认为,孔东鸿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违反和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办法》虽未废止,但该办法位阶为部门规章,在200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施行后,依照上位法优于下位法、新法优于旧法的法律适用原则,前述规定已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五条规定所替代,劳动者直接向法院主张克扣或者无故拖欠劳动报酬的25%额外经济补偿金或未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的50%额外经济补偿金的,法院不予支持,但劳动者可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五条的规定主张相应权利。而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五条的规定已设置了劳动行政处理的前置程序,用人单位拖欠前述款项的,应先由劳动行政部门责令限期支付,用人单位没有按照限期支付的通知支付的,才适用惩罚条款。对于劳动行政部门已经责令用人单位限期支付劳动报酬而用人单位未支付的事实,劳动者负有举证责任。本案孔东鸿未能举证证明存在劳动行政部门已经责令用人单位限期支付劳动报酬而用人单位未支付的事实,对于孔东鸿该请求法院不予支持,原审处理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孔东鸿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原审法院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孔东鸿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吴拥军
代理审判员  赵 沂
代理审判员  褚丽丹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梁丹婷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